一笑了之

和其光同其尘

备战石马,第三张是衡马中把我拉爆的大神,以为能跟上六十左右的大爷,结果三十一公里后越来越远,完败。

喝喝老白干的酒,吹吹衡水湖的风。